FANDOM


Blaze(日語:ブレイズ)是歐西亞國防空軍的戰鬥機機師,並有在環太平洋戰爭參戰。他是《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的主角。

歷史编辑

2010年9月23日,戰犬隊在進行訓練的戰犬隊被不明機襲擊。當天Blaze和阿爾文‧H‧達文波特因為是沙島基地的後備飛行員,故知沒有參與訓練。返航後隊長傑克‧巴雷特將餘下的後備飛行員正式成為戰犬隊的成員。[1]

翌日,有所屬不明的偵察機進入歐西亞空域。海岸巡防隊以地對空飛彈應對,並成功損壞該偵察機及減慢速度。重新編排的戰犬隊飛往該偵察機及將其攔截。巴雷特隊長編Blaze為4號機隊員,並稱他為Booby/Kid(請參見軼事)。攔截途中有戰鬥機向他們攻擊。巴雷特隊長違反上層命令,並命令戰犬隊還擊。Blaze協助戰犬隊成功擊墜敵機。[2]

9月27日,戰犬隊再次和所屬不明機體交戰,而巴雷特隊長被對方的偵察船擊落,成為戰俘。返航時發現對岸的尤托巴尼亞在中午時間突然向歐西亞宣戰。[3]同日下午,尤托巴尼亞軍派出軍隊攻擊聖休雷特軍港。AWACS Thunderhead任命長瀨‧景(代號Edge)被為戰犬中隊的指揮,但她拒絕擔任隊長,並把該位置交給Blaze,並發誓不會再失去自己的隊長機。在戰犬隊的航空支援下,歐西亞海軍第3艦隊成功突破敵軍的封鎖,脫離軍港。[4]

到了傍晚,戰犬隊駐守的沙島基地遭受尤托巴尼亞軍的空襲。Blaze帶領戰犬隊擊退敵軍。在戰鬥中原本將就任隊長的福特中校在降落基地前被擊落,故Blaze正式成為戰犬隊的第二代隊長。[5]

9月30日,Blaze帶領戰犬隊護衛航空母艦於伊格林海峽會合,但遭受敵軍的戰鬥機空襲。戰犬隊成功擊退,但尤托巴尼亞其後使用航空潛艦「日灼」所發射的散彈飛彈攻擊,導致三艘航空母艦中有兩艘被擊沉。[6]戰犬隊之後改航到北歐西亞的基地進行補給,及帶領該基地的訓練員回到沙島加強防守。雖然歐西亞軍慘失兩艘航空母艦,戰犬隊在戰爭首日的戰績深受訓練員敬仰。[7]

10月3日,歐西亞軍為了將方舟巨鳥投入戰場,要把雷射武器載入補給船從巴塞特國際宇宙基地運輸上方舟巨鳥。尤托巴尼亞軍知道這事,派出空軍及空降部隊企圖攻陷宇宙基地,但最終不成功。[8]翌日,戰犬隊帶領訓練員抵抗敵軍向沙島的登陸作戰,也在方舟巨鳥的雷射支援下,成功擊沉航空潛艦「日灼」。[9]

10月22日,Blaze和Edge在艾卡松之丘上空進行巡查任務時遇到一架運輸機。該機體雖然是友軍機,並搭載歐西亞總統文森‧哈林,但因進行機密行動,沒有發出友軍識別訊號,途中被自國的對空飛彈擊中而受到損壞,要求Blaze和Edge護衛它脫離防空網。途中運輸機的駕駛員被機內的間諜射死,而且總統的行動被尤托巴尼亞揭發,機體被多架戰鬥機追擊,但在總統秘書的操縱及戰犬隊的引導下,運輸機成功迫降於風電場。其後運輸機交由第8492飛行隊保護。[10]

隨後歐西亞軍開始改變戰略方向,並於10月31日派出軍隊侵略尤托巴尼亞本土。Blaze帶領戰犬隊在巴斯特克半島協助陸軍進行搶灘作戰。[11]兩天後,他們負責狙擊撤退中的敵軍運輸機。任務中學術都市德勒斯德尼的工科大學遭歐西亞軍戰鬥機射擊,發生平民傷亡。[12]戰犬隊被懷疑與平民射擊事件有關,受召至歐西亞首都歐雷德的軍方調查機關槍審問。[13]

11月14日,Blaze帶領戰犬隊擊沉航空潛艦「夜霜」,為歐西亞陸軍成功進行大型作戰,而且戰績受雙方軍隊關注。[14]

11月29日,歐西亞的諾邊巴市的體育場舉辦和平儀式,而戰犬隊被吩咐去上空進行榮譽性飛行,但不久後遭受大量尤托巴尼亞軍的航空機襲擊。雖然戰犬隊在沒有援軍的情況下擊退了敵軍,並讓球場的觀眾安全地疏散,但Chopper在空戰中戰死。Blaze和餘下的隊員在援軍到達前擊退敵軍部隊。[15]

Chopper戰死一周後,Blaze帶領戰犬隊協助歐西亞陸軍攻陷庫魯伊克要塞。[16]部隊返航時在弗拉基米爾山脈上空受到貝爾卡空軍的戰鬥機埋伏,但成功逃離回到沙島基地。[17]回到基地後,戰犬隊成員發現他們被人陷害;歐西亞軍已懷疑他們是間諜。戰犬隊跟隨整備兵彼得‧P‧畢格爾搭乘Hawk訓練機逃離沙島。[18]畢格爾指導Blaze和其他隊員跟隨他穿越索羅島脫離8492飛行隊的追擊。其後他們受航空母艦紅隼號的馬庫斯‧斯諾大尉攔截,並根據斯諾大尉的指示下從機體彈射,隨後由Sea Goblin部隊救出。[19][20]

在紅隼號艦長尼可拉斯‧A‧安德森和Sea Goblin部隊等的幫助下,戰犬隊的三名逃兵在官方報告上已表示死亡,但實際上他們駐留於紅隼號。[21]紅隼號因為早前損失大部份航空人員,故此沒再被派上戰場。跟隨紅隼號的情報收集船「仙女座」收到來自貝爾卡的情報,發現歐西亞總統文森‧哈林被困在貝爾卡公國的修提亞城內。紅隼號自行決定派出Sea Goblin部隊救出哈林總統。空中支援由前戰犬隊的成員和斯諾大尉編成的臨時飛行隊擔任。哈林總統被救出時,他認得出Blaze的聲音,並私自向他確定和感謝。[22]

其後,哈林總統把Blaze的部隊編組為直屬總統的拉茲格瑞斯隊。所有戰鬥機的機身都改為黑色,垂直尾翼還畫了象徵拉茲格瑞斯的部隊章。[23]

翌日,Blaze被派去貝爾卡西北的耶靈古礦山獨自進行偵察行動。他發現尤托巴尼亞軍和歐西亞軍的假想敵部隊一同在貝爾卡領土,也發現貝爾卡企圖偷渡核武器出國外,擴大戰爭的幅度。[24]12月12日,他帶領拉茲格瑞斯隊空襲礦山和附近的基地,並封存了核武器,但其後發現之前貝爾卡軍已成功運出最少兩支核武器。[25]

12月19日,跟隨紅隼號的情報收集船得到了來自貝爾卡的消息,發現早前失去聯絡的方舟巨鳥已陷入貝爾卡特工手上,並企圖使用偷渡的核武攻擊攻擊尤托巴尼亞的奧克洽布爾斯克市。拉茲格瑞斯隊在哈林總統的命令下擊落了方舟巨鳥。[26]

12月23日,Blaze帶領拉茲格瑞斯隊協助現在成為反抗軍成員的巴雷特上尉和被救出的尼卡諾首相逃出國外往紅隼號上的哈林總統匯合,以儘快停止戰爭為目標。巴雷特很滿意Blaze成功擊墜企圖阻止他們的前貝爾卡空軍的灰背蛇隊及安全為他和首相安全脫離敵陣,認為他已成為一名出色的隊長。[27]

12月29日,為了保護紅隼號及其乘搭的尼卡諾首相,Blaze和其他隊員在瑟雷斯海上迎擊尤托巴尼亞艦隊及保護企圖投靠向紅隼號的船艦。不久後,也有歐西亞艦隊趕到現場,但不只尤托巴尼亞艦隊,連紅隼號也被視為歐西亞艦隊的敵人,成為三方面海戰。Blaze等人成功擊破兩軍艦隊,令紅隼號上的尼卡諾首相能夠安全飛往歐西亞進行聯合演說。[28]

12月30日,紅隼號被一艘潛水艇所發射的飛彈擊中。在艦長指示下,船員盡力為拉茲格瑞斯隊在沉船中起飛,而Blaze是最後一名從紅隼號起飛。他們和其他支持兩國領袖的聯合演說的兩軍士兵一起對戰爭幕後份子進行攻擊,阻止了其控制的戰鬥衛星SOLG。[29]然而,幕後份子出了最後手段,把SOLG脫離軌道,企圖砸向歐西亞首都歐雷德。翌日,Blaze最後一次帶領拉茲格瑞斯隊從首都起飛在SOLG成功墜落將其破壞,結束了環太平洋戰爭。[30]

環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拉茲格瑞斯隊沒有再出現。Blaze和其他成員也沒有留在軍隊服役。[31]哈林總統在2013年的聯邦最高議會中聲明,將於2020年公開戰爭的全部報告書,包括拉茲格瑞斯隊的存在。 [21]

軼事编辑

在日版中,Blaze的別名是Booby(日語:ブービー),意思是傻子。但因為Booby同時也可以解釋為女性的乳房,故此北美版改為Kid,即小孩的意思。[32]

資料出處编辑

  1.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SHOREBIRDS #2」
  2.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SHOREBIRDS
  3.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OPEN WAR
  4.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NARROW MARGIN
  5.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FIRST FLIGHT
  6.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RENDEZVOUS
  7.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WHITE BIRD (PART I) #1」
  8.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WHITE BIRD (PART I)
  9.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FRONT LINE
  10.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HANDFUL OF HOPE
  11.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LIT FUSE
  12.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BLIND SPOT
  13.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BLIND SPOT」
  14.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DEMONS OF RAZGRIZ
  15.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JOURNEY HOME
  16.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FORTRESS
  17.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8492
  18.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8492」
  19.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FINAL OPTION
  20.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FORTRESS #3」
  21. 21.0 21.1 『ACES at WAR A HISTORY 2019』,第039頁
  22.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ANCIENT WALLS
  23.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影片「ANCIENT WALLS #2」
  24.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SOLITAIRE
  25.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CLOSURE
  26.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WHITE BIRD (PART II)
  27.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HEARTBREAK ONE
  28.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SEA OF CHAOS
  29.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ACES
  30. Ace Combat 5: The Unsung War》,THE UNSUNG WAR
  31. 『ACES at WAR A HISTORY 2019』,短篇小說「碧綠山丘」,第052至057頁
  32. Twitter Logo 河野一聡 (@kazutoki),於2015年5月28日發文。 於2019年8月15日收取推文。"「ブービー(坊や)」はハルトマンの渾名が由来です。あと、ゲームを始めると編隊の最後尾に付く新人という意味もあります。海外版で「キッド」となったのは、当時、アメリカのスタッフから「ブービーは、おっぱい!(boobies)を連想させる!」と反対させたのです。".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